护理职业顶层设计该改一改了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沈群红一直关注护士群体,她认为,相关部门在对护理职业的顶层设计上,到了需要“系统设计和大变革”的时候。护理有很多细分类别,比如公共卫生护士、临床科研护士、社区护士、医疗协同护士、医学社会工作护士、患者管理师等,不同的类别,对职业能力的要求和评价不同。

  “此次疫情应对中所暴露出来的短板,是缺少公共卫生护士。未来的公共卫生建设中,特别需要公共卫生护士。她们除了要具备临床护理能力外,还要有流行病学、传染病防治经验、人群健康管理和健康促进等方面技能,在公共卫生中心或是区域医学中心感染科还可配合公卫医师和临床研究人员做科研,有实验能力、科研计划和项目管理能力等,一般需要研究生学历。”沈群红了解到,德、美、英、日都有专业的公共卫生护士,且他们收入水平较高。我国缺少这一大块,“公卫护士的‘大头’应在基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他们从事健康宣教、传染病防治、结核病用药监督等方面的工作,与公卫医师一起筑牢基层公卫的第一道防线;其次是各大传染病、职业病专科医院和公卫中心等。”

  她认为,当前很多护士在职业晋升中之所以会遇到“坎儿”,主要原因是我国对护士的专业技术评价标准过于单一,“护士的工作是多元的,但评价标准却只有一种,你不能用三甲综合医院护士的标准要求公卫护士,也不能用三甲医院标准来要求基层社区卫生中心的公卫护士或是社区护士。”

  沈群红说,由于护理人员收入分配与专业技术职称挂钩,而职称评价标准过于单一或不合理,这使得部分业务能力强的护士在得不到正确评价的情况下,积极性下降,甚至离职,“细化不同职业类型护士的不同评价标准,是必然趋势。所以,护理工作职务体系的顶层设计,需要进一步反思和改变。”

  至于编制问题,沈群红认为,医疗机构“去编制化”是大势所趋,也是促进行业进一步朝专业化发展的必然选择。“现在新进护士基本都没有编制,护理行业的人事管理制度本身就不应该过分行政化和编制化,而应该进一步职业化、专业化和市场化。”她说,应通过“扩展职业发展可能,提高激励的科学性”来实现护士收入和职业能力的提升。

  比如,在老龄化社会背景下,护士可以从事老龄患者评估师的工作。由专业护士为老年人作健康状况评估,确定其应该住院治疗还是老年护理院康复,还是可以居家护理 ,而国家补贴和保险公司根据不同的失能水平有不同的报销比例。“未来,像上海、北京这样的城市,这一领域的职业发展前景会不错”。

  此外,护士也可像医生那样“多点执业”,这样他们对单位的依赖性会降低,“编制内还是编制外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沈群红认为,我国护理教育也需要变革,“虽然少数医学院和医科大学有硕士、博士学位,但总体对护理教育定位太低了,认为就是一种技术层面的工作,培养中过于强调操作性技能,对护理和照护本身在社会政策、公众健康、沟通能力、综合解决问题能力、项目管理能力和心理照护等方面的能力和意识培养相对较少,这实际上也是自己将自己矮化和限制了,自己将自己这个行业做窄了、做低了。”

  她建议,护理教育需要考虑不断增长的社会健康需要,从过去单纯的围绕医疗做被动护理的定位中走出来,从健康事业和健康产业的发展角度来重新定位自己。这需要有个“脱胎换骨”的过程。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王烨捷 来源:中国青年报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cookingathome11.com